学校首页 部门新闻 院系简讯 家园网 滨医校报 视频在线 社会瞭望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网>>校园广播>>音乐故事>>正文

音乐故事

音乐故事

作者:李妍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0-31

  秋天已在天高云淡中安闲散步在我们停留的城市,冷空气轻轻打在我们清爽的脸上.很高兴在这样一个干净的下午与大家一起走进音乐故事的世界,让我用今天的诗,带您的心灵于遥远的天空飞翔吧!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首诗的作者是谁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了,很多同学都是因为这首<<春暖花开>>而认识了海子的.

  简单介绍一下海子吧,海子(1964-1989),原名查海生,19645月生于安徽省怀宁县高河查湾,在农村长大。197915岁时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1983年自北大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1989326在山海关卧轨自杀。在诗人短暂的生命里,他保持了一颗圣洁的心。他曾长期不被世人理解,但他是中国70年代新文学史中一位全力冲击文学与生命极限的诗人。他凭着辉煌的才华、奇迹般的创造力、敏锐的直觉和广博的知识,在极端贫困、单调的生活环境里创作了将近200万字的诗歌、小说、戏剧、论文。其主要作品有:长诗《但是水,水》、长诗《土地》、诗剧《太阳》(未完成)、第一合唱剧《弥赛亚》、第二合唱剧残稿、长诗《大扎撒》(未完成)、话剧《弑》及约200首抒情短诗。曾与西川合印过诗集《麦地之瓮》。他曾于 1986年获北京大学第一届艺术节五四文学大奖赛特别奖,于1988年获第三届《十月》文学奖荣誉奖。其部分作品被收入近20种诗歌选集,但其大部分作品尚待整理出版。他认为,诗就是那把自由和沉默还给人类的东西。出版的诗集有《土地》(1990)、《海子、骆一禾作品集》(1991)、《海子的诗》(1995)、《海子诗全编》(1997)。

  我想海子是个怎么样的人?他渴望飞翔,可是这个渴望飞翔的人注定要死于大地,但是谁能肯定海子的死不是另一种飞翔,从而摆脱漫长的黑夜、根深蒂固的灵之苦,呼应黎明中弥赛亚洪亮的召唤?

  他的作品影响感召一代青年学子并越来越引起各界重视,但生前几乎没有公开结集出版。海子是个极有天赋的诗人,他独有的自由率真的抒情风格、对生命的崇高的激情关怀、对美好事物的眷恋,使他的作品有一种童真梦幻般的吸引力。寓言、纯粹的歌咏和遥想式的倾诉是其三种基本的表现方式,但散漫的抒写并没有影响他语言的特殊的节奏和字句的锻炼。对死亡的特有的敏感使他的一些诗作带着一层神秘抑郁悲观的色彩,这种消极因素也影响了他的生命态度。

死亡之诗(之一)

海子

 漆黑的夜里有一种笑声笑断我坟墓的木板

你可知道。这是一片埋葬老虎的土地

正当水面上渡过一只火红的老虎

你的笑声使河流漂浮

的老虎

断了两根骨头

正当这条河流开始在存有笑声的黑夜里结冰

断腿的老虎顺流而下,来到我的

窗前。

一块埋葬老虎的木板

被一种笑声笑断两截

 

 

死亡之诗(之二)

海子

 我所能看见的少女

水中的少女

请在麦地之中

清理好我的骨头

如一束芦花的骨头

把他装在箱子里带回

我所能看见的

洁净的少女,河流上的少女

请把手伸到麦地之中

当我没有希望坐在一束

麦子上回家

请整理好我那凌乱的骨头

放入一个小木柜。带回它

象带回你们富裕的嫁妆

但是,不要告诉我

扶着木头,正在干草上晾衣的

母亲。

 

死亡之诗(之三:采摘葵花)

海子

雨夜偷牛的人

爬进了我的窗户

在我做梦的身子上

采摘葵花

我仍在沉睡

在我睡梦的身子上

开放了彩色的葵花

那双采摘的手

仍象葵花田中

美丽笨拙的鸭子

雨夜偷牛的人

把我从人类

身体中偷走。

我仍在沉睡。

我被带到身体之外

葵花之外。我是世界上

第一头母牛(死的皇后)

我觉的自己很美

我仍在沉睡。

雨夜偷牛的人

于是非常高兴

自己变成了另外的彩色母牛

在我的身体中

兴高彩烈地奔跑

 

  海子说:“西藏,一块孤独的岩石”。而他,也这么孤单在尘埃中死去。

  一位喜欢海子的朋友写了一篇关于其诗其人的文章,约略几可以表达我对海子这位前辈的心情了.大家是否也急于知道文章内容呢?让我们一起来走进着它吧.

“诗人海子的死将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之一。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将越来越清楚地看到,1989年3月26日黄昏,我们失去了一位多么珍贵的朋友。失去一位真正的朋友意味着失去一个伟大的灵感,失去一个梦,失去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失去一个回声。”海子的朋友、诗人西川在一篇题为《回忆》的文章中说。

  几年里,我读到了许多海子的诗,也读到了许多人以海子之死为话题的文字。我不能说我理解了这个60年代生于安徽农村、15岁考入北大并且开始写诗,80年代末于山海关卧轨自杀的孩子。海子没有这么通俗。但我迷恋他的诗歌。这在我不是一件很随便的事,因为在写了几年“诗歌”以后,我曾经拒绝承认诗歌,我甚至怀疑有没有这么一种东西存在,我不信任它。我把我的诗稿全部焚毁,也中止了自己对于诗歌的信仰。但是在海子这里,我发现自己错了,诗歌存在着,只是我从前无缘见识真的诗。我读到的太多的是文字的垃圾,是没有生命投入的语言游戏,在规则与反规则之间开着玩笑,在浅水处嬉戏。总之,写诗在他们而言是件有趣而且时髦的事,就跟随地小便、偶尔犯规或偷情做爱一样,你以为他们为写一行诗丧失了什么吗?没有,他们获得了乐趣。我们接触的太多的是小儿科的、典型自恋的情与景。浅尝辄止的孤独。“曾经拥有”的浪漫。俗不可耐的感伤。他们的质地决定了他们只能在阳光底下谈论鬼神,只能在人多的地方想往孤独,只能在温暖的季节里谈论诗,在他们,诗不是生存的方式,不是生命的实践,而是观望、欣赏、装饰乃至伪装。不敢沉入海底,不敢沉入大黑暗,不敢置身于最寒冷的地带,不敢冒险,于是不可能有真正的诗。冒险是诗歌的特权,诗歌是冒险的果实。诗歌活动是永无底的精神勘探,是永无法靠岸的灵魂漂泊。海子,勇敢的海子,他游得太远,沉得太深,他太孤独,太孤注一掷,于是就有太本质的、“抵达元素”的诗,有大音希声,有金色天簌,然而也有疯狂,有悲剧。一个多么残酷的悖论!海子没有退路,每前进一步,就朝他的宿命迈近一步。他走在伸向无限的悬桥上,每走一步,身后的路就坍了。他的前面是无限,身后是一片茫茫虚空。对我们而言,诗人海子被阻隔在遥远的另一头,他回不来了:“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日记》)“今夜美丽的月光你看多美丽/羊群中生命和死亡宁静的声音/我在倾听!”(《月光》)“我请求熄灭/生铁的光、爱人的光和阳光/我请求下雨/我请求/在夜里死去”。(《我请求:雨》)我们年轻的一群在校园里朗诵他的诗歌,每一首都那么美,那么叫人伤心。每一首都有黑夜和死。除了海子,没有任何人的诗行能引起我们集体性的参与。我们常齐声朗诵,眼睛湿润。这是值得流泪的地方。海子啊!悲情而温暖的诗句里有深刻的怀念,那是刻骨铭心的留恋:“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我得承认,我还很难进入海子的史诗,是史诗这“绝命诗篇”把海子带到下不来的高度,归不来的远方。但是他的抒情短章同样是鲜血凝成。有一天,我在一个拥挤不堪的火车站里读到他的一首诗,是在一本摊头杂志上。但一切都挡不住海子的光华。候车室里人来人往,声音嘈杂。等待显得遥遥无期,令人绝望。我读诗,背着旅行包,风尘仆仆。我感受到那些文字对于我眼睛的压力,我只想找一个无人的地方流泪──“……你说你孤独/就象很久以前/长星照耀十三个州府/的那种孤独/你在夜里哭着/象一只木头一样哭着/象花色的土散着香气”。(《歌或哭》)我不能不想到:写出这样彻底沉痛的诗,作为诗人是不能坚持多久的。诗人的质地是坚脆的,他无法承受更多来自内部的压力。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一个写出具有强烈“杀伤力”诗歌的诗人,都在走向自设的祭坛。海子以大诗加冕了自己的诗歌生涯,同样被绝对的诗歌逼着逊位。

 

  萨特曾说:“渴望写作就意味着拒绝生活。”诗人在上路以后,逐渐丧失掉的,不仅是激情,还有日常生活的逻辑。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诗歌不仅是美丽的,也是残酷的。诗歌有可能用血写成。海子的战友骆一禾在其绝笔《海子生涯》中说:

 

  “他(海子)的生涯等于亚瑟王传奇中最辉煌的取圣杯的年轻骑士。这年轻人专为获取圣杯而骤现,惟他的青春的手可拿下圣杯,圣杯在手便骤然死去,一生便告完成。”真的,如果承认这一点,世界上还会有几个诗人呢?

 

  诗人之死就像一场悲剧的落幕,它标志着悲剧已经过去,它同样表明一场成功的演出之结束,人们已经看到了演出的全部,但演出的一切并没有随风而逝,因为它已经演出过了!

 

  恐怕不必再说什么了。二十五岁的海子为我们留下了灿烂的诗篇,他自己却成为牺牲。感谢海子,这一个“诗歌烈士”,太阳之子,最后的抒情少年。他被称为 “麦地诗人”,是的,“麦地”,歌唱“麦地”,正是那痛苦的理想──“麦地 ” /别人看见你/觉得你温暖,美丽//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

 

文章读完了,有人说,海子的诗是一种激烈而澄澈的美,与梵高的画有很多相似之处,有一种极端而浓烈的色彩,意象固定而简单质朴,有一种对生活的热爱。

重建家园

海子

“为了生存你要流下屈辱的泪水

来浇灌家乡平静的果园

用幸福也用痛苦

来重建家乡的屋顶

如果不能带来麦粒

请对诚实的大地

保持沉默和你那幽暗的本性”

  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子的诗和梵高的画本质上是一致的。无论是在那些象火一样燃烧的文字或向日葵中生命都在为矜持那纯洁的天性与世俗抗挣。当越来越多的诗歌成为世俗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海子的诗用沉默包裹着自己那不曲的天性。这是生命中所不能改变的,正如冥冥之中的宿命是我们所不能改变一样。每次读他的诗都会有一种如从高处自由落下的感觉,不得不面对那从充满激情和浪漫主义情怀的空间飘拂到悲剧性结局的无奈和悲叹的过程。这不是那一瞬间就能体验的过程,每一次的经过,那脚下的路和触动都是那么的不同,而这一切都在海子的诗中得到了笔直的延伸。

 

另外,海子对美的感受真的是很惊人的,这是一种共时性的美的体验,超越,或者突破,或者消融了现实生活对于美的种种藩篱限制,并进入了一种自由的审美境界。在这一点上,海子又和唐代的"鬼才诗人"李贺很相似。只不过李贺的诗歌意象狂放、诡异,而海子的诗歌有些忧郁,还有柔情。李贺诗繁复,海子诗简明,但它们都是极致的美。 海子、梵高、李贺,他们是一类的人。天才,而又极尽燃烧自己的天才,并因此而耗尽了自己短暂的生命。

 

当世人由冷到热,再由热到冷,海子诗歌才会还原给人们它本来的面目。

 

最后,带给大家海子的一首<<春天,十个海子>>,希望通过我们的节目让您对诗歌有所触动,闲暇时会突然想起我们节目,想起海子.

 

《春天, 十个海子》 海子

 

春天, 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 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 骑上你飞奔而去, 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 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 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 沉浸于冬天, 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 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 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而于一家六口人的嘴, 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 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 从北刮到南, 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愿这个秋天,海子的诗给您更多感动,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广播站